月冷冥杀

作死的贺朝

  “贺朝!你给老子好好的!”

  “是是是,我好好的,小朋友别着急,你朝哥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”


  谢俞记得,他玩手机玩着玩着就看到贺朝打来了电话,接起来就听见贺朝大叫:“小朋友,五六十个人围攻我!”


  谢俞听了脸色大变,“噌”的站了起来,疯狂的奔向门,随手从衣帽架上拉下衣服,猛地往身上一套,做着还大声朝手机叫:


  “你在哪儿?”


  “我家里”贺朝顿了顿,又说“我现在在我屋里,他们在撬我家大门的锁,我之前打趴了二十来个,现在还有不少,我他妈这是招惹了谁,这帮人我压根不认识!”


  “你这人,有工作了还是被人追着打,你现在想法子从家里出去,别被他们发现,我马上来!”


  谢俞已经到了楼下,准备想个快点儿的方式过去,可没带钥匙,开不了车。扫眼看到了一辆上锁的自行车,一脚踢飞了锁,又一脸惊恐的听见贺朝那边响起了拍门声。


  那帮人已经把门撬开了。


  而且……找到了贺朝。


  谢俞飞身上车,双脚飞速蹬着,听见贺朝那边又传来一阵拍门声和踹门声,贺朝急促的呼吸和门外的大叫声混在一起,谢俞越听越急,加速向前前进。


  不得不说,贺朝这人是真的没心没肺,抵着门,说着:


  “嘿,小朋友,要是到时候我死了,葬礼的钱你付啊!”


  谢俞听了闷得慌,大声说:


  “贺朝,你听好了!我只付医药费,葬礼啥的我不管,你好好活着,听好了,我只付医药费!”


  “行,我听着了,也听好了。”说完贺朝那边没了声音。


  电话也挂了。


  谢俞慌了,非常慌。


  他一边飞速蹬着车,一边不断拨着贺朝的电话,打了十来次,只有一次接了,但只听到了打架的声音和贺朝惨叫的声音,这个电话响了五六秒又挂了。


  谢俞全身都发起抖来,自行车也疯狂的抖着。谢俞出门前根本没有想过叫别的人,出门后也没有想,只是想着贺朝的脸,和贺朝说过的话,想着要自己保护他,要自己去。


  是的,要自己去。


  自行车被谢俞蹬得飞快,谢俞不再抖了,耳边是城市

的喧嚣和呼呼的风声,现在心里只想着那人,想到那人身边去。


  路边,所有人都看着一个蹬自行车蹬得比汽车还快的人,车上的司机更是用看魔鬼的眼神看着谢俞。


  妈的,这谁,这,这……是人吗?!


  谢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快,只是飞蹬着,到了,到了!


  谢俞把自行车随手一扔就朝贺朝家跑去,门没有关,里面黑乎乎的,没开灯,安安静静的,没有人。


  谢俞试了试开灯,灯却不负所望……还,还是没打开。


  谢俞没耐心管灯了,朝贺朝的房间奔去。


  贺朝房间里也没有光,谢俞刚进去门就关上了,正当谢俞正慌时,灯打开了。


  谢俞眼睛瞪得圆圆的。


  他没有看到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贺朝,也没有看到一群正不怀好意盯着他的黑社会老大,地上的东西吸引了他。


  玫,玫……瑰。


  还不止这,玫瑰围成了一个爱心,中间站着一个人,他穿着白西装,和谢俞穿的黑西装有种特别的,协调感。


  那个人不是谁,就是贺朝。


  贺朝手里还捧着一束花,玫瑰花,火红的玫瑰花。地上的红玫瑰盛开着,好像在仰望着穿着西装的两对有缘人。


  贺朝很好,没有被打。脸上干干净净,皮肤白白的,和以前一样。


  谢俞呆了。


  为什么呆?


  为了玫瑰?为了没有被打的贺朝?


  是的,都是。


  “你……”谢俞咽出了一个字,喉咙又像被谁掐着似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  “哈哈,小朋友,被你朝哥的盛世美颜惊呆啦?”贺朝开玩笑的说着,眼睛盯着谢俞,微微笑着。


  月亮害羞似的拉来一片云遮上了眼睛,一切,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


  床上,谢俞和贺朝互相抱着,谢俞想了一会儿,说:“贺朝,你骗我来时,是谁在拍门啊,你自己在拍?不会吧?”贺朝笑了笑说:“你忘了沈捷和万达还有刘存浩嘛?”谢俞先是一愣,然后猛地裹上被子下床打开了门。


  门外,三个脑袋上的眼睛正呆呆的看着谢俞,看这样子之前应该是在偷听。


  谢俞一阵脸红,愣是从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

  沈捷、万达、耗子见状,慢慢向后退着。谢俞像爆发的狮子猛地大叫一声:“滚!”


  三个人立刻从蜗牛退变成了每秒3000米的速度飞奔着离去。


  谢俞还红着脸站在原地,一个人的手从后面轻轻搂住了他,爆发的狮子瞬间变成了温顺的小猫。


  再次被贺朝拉上床时,谢俞瞥见了日历7.25。这是什么日子?对了,好像是……



  做题超过贺朝那天。